符号—行为

时间:2013-08-01 15:39:16 点击: 【字体: 收藏
在丰子恺的漫画中,最吸引史学家注意的是“写实法漫画”。所谓“写实法漫画”,按丰子恺的定义,“漫画家在日常生活见闻中,选取富有意义的现象,把它如实描写,使看者能在小中见大,个中见全”。“点睛法漫画”其实也是写实漫画,它“与写实法(漫画)大体相同”,所不同的是,其中的寓意要依靠题目来揭示。
写实漫画的关键之处是“如实描写”。这个“实”,即是生活真实;丰子恺曾声言:“我的画与我的生活相关联,要谈画必须谈生活,谈生活就是谈画。”
1933年春至1938年1月差不多5年的时间里,丰子恺在故乡(浙江桐乡)石门湾度过了一段悠闲的乡居生活。期间,他常常租赁一条“写生画船”,“把自己需用的书籍、器物、衣服、被褥放进船室中,自己坐卧其间。听凭主人摇到哪个市镇靠夜,便上岸去自由写生”。1934年6月初的一天,写生船停泊在一家小杂货店旁,店边的草地上,停着一副剃头担;丰子恺从船窗里可以望见剃头担的全部,“凝神纵目,眼前的船窗便化为画框,框中显出一幅现实的图画来”。不—会儿,船主人惊叫:“啊,画了一副剃头担!”船主人又告诉他:“小杂货店后面的街上有许多花样:捉牙虫的、测字的、旋糖的、还有打拳卖膏药的……我刚才去采豆时从篱笆问望见,花样很多”,建议丰子恺明天去画。丰子恺是否听从了船主人的劝说不得而知,但在他的画中有了《西法牙科》、《诱惑》等。在小杂货店门前,船一连停了三天,丰子恺“每次从船舱的玻璃窗中向岸上眺望,必然看见那小杂货店里有一位中年以上妇女坐在凳子上‘打绵线’。后来看得烂熟,不须写生,拿着铅笔便能随时背摹其状。”于是有了《三娘娘》。一天晚上,写生船停靠的市镇正在举行“新生活运动提灯大会”,喧阗的鼓乐声,“具有一种奇妙的诱惑力,能吸引远近各处的人心”。在《锣鼓响》中,一小孩拉了老太太要去看热闹;我们也能体会到那种“奇妙的诱惑力”。在那个乡人狂欢的夜晚,丰子恺还在速写簿上“描取(了)这般惊异的现状”(《鼓乐》):
一个孩子背着一面鼓向前跑,鼓手跟在后面一面打去,好像追杀败将一般。孩子跑得越快,后面打得越紧;孩子立停了让他打,他就摆开步位,出劲地痛打一顿。孩子背后受痛打,前面管自吃芝麻饼。饼上的芝麻跟鼓的“同,同,同,同”而纷纷地落下,他伸手接住了芝麻,慢慢地用舌舐食。

上一篇:主位—客位

下一篇:底层—日常

相关文章
各地活动一览
“中日友好漫画展”在东京中国文化中心开幕
9月11日,由公益社团法人...
第二十三届加布罗沃国际幽默与讽刺艺术双年展
第二十三届加布罗沃国际幽默...
第九届中国国际动漫节活动
杭州 2013.4.25-2013.5.1
2013中国武汉国际动漫文化展
武汉 2013.9.6-2013.9.8
2012年海峡两岸(漳州)动漫嘉年华
漳州 2012.12.31-2013.1.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