底层—日常

时间:2013-08-01 15:39:45 点击: 【字体: 收藏
历史不是万象事实的包罗,而是“人们对过去事实的有意识、有选择的记录”。选择什么呢?有意义的;什么是有意义的呢?这一问题对于社会史来说尤其性命交关。
底层一日常生活是社会史所追求的“整体历史”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在底层一日常生活领域,充斥其间的都是芸芸众生、微末琐屑、彼此彼此,究竟什么内容可以进入史家的视域?丰子恺的选择独具匠心。
与社会史一样,写实漫画面临着一个棘手的问题:如何“在日常生活见闻中,选取富有意义的现象”。在丰子恺的眼里,在底层一日常生活中,最富有意义的莫过于弱势群体的艰难处境。有学者注意到,丰子恺的画“仿佛全是清新有味的小品文,包括着下层社会的种种相,他唤起阅者同情于不幸者的遭遇!他不画官僚之类的东西,却不忘在官僚压迫下挣扎的小民的苦难。”其写实漫画既以底层一日常生活为背景,则所关涉的角色类别之多和角色外延之广,自非一般学者所能及。以“生意人”这一角色为例,丰子皑以广阔的外延来说明他们各自生活的艰难。
在丰子恺所描画的种种社会相中,除了苦难和挣扎,常态生活是其常常表现的重要侧面。按照佛教的说法,对于世间生活有“显正”和“斥妄”两途;考察丰子恺的漫画历程,其画作题材有明显的阶段性。作为“斥妄”,他“当面细看社会上的苦痛相、悲惨相、丑恶相、残酷相,而为它写照,《颁白者》、《都市奇观》、《邻人》、《鬻儿》、《某父子》……便是当时的所作。”而在此之前,他的画基本上是“显正”之作。先是描写儿童的“人格完整”,接着描写“成人社会的光明的一面”;总之是欣赏的态度。与“苦难”主题相比,常态生活的表现更有难度;难度在于如何析滤出洇化其中的意义和价值?
日常异化是另一种生活的苦难,只不过它将这种苦难分散至常态生活的细节中,分割进日常生活的分分秒秒之中,成为一种长久的折磨,不但在肉体上,更在精神里。“三大妈”(《人造摇线机》)为纳鞋底要摇多少线?有人算了一笔账:一双布鞋,孩子穿穿只一个月,五个孩子每月要五双鞋,一年要做六十双鞋,再加两个大人的,她除了每天洗衣做饭外,就是搓线纳鞋底;连下雨天穿的钉鞋也是自己做的。再看看三娘娘打绵线:
一挂一卷,手臂的动作非常辛苦!一挂一卷,费时不到一分钟;假定她每天打绵线八小时,统计起来,她的手臂每天要攀高五六百次,张开五六百次。

上一篇:符号—行为

下一篇:符号—行为

相关文章
各地活动一览
“中日友好漫画展”在东京中国文化中心开幕
9月11日,由公益社团法人...
第二十三届加布罗沃国际幽默与讽刺艺术双年展
第二十三届加布罗沃国际幽默...
第九届中国国际动漫节活动
杭州 2013.4.25-2013.5.1
2013中国武汉国际动漫文化展
武汉 2013.9.6-2013.9.8
2012年海峡两岸(漳州)动漫嘉年华
漳州 2012.12.31-2013.1.1